昆明新典家教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服务类别

联系方式

联系人:方老师
电话:0871-522468
邮箱:wzjinli@sina.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家教新闻 >> 正文

学生控诉:一不小心,你就成了计划外招生

编辑:昆明新典家教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时间:2012/04/02  字号:
摘要:学生控诉:一不小心,你就成了计划外招生
杨洋从来没想过自己的档案会出什么岔子,但这次,大学一毕业麻烦就上了门。
  单位要给新入职的员工办理五险一金,偏偏杨洋的办不了,因为她的人事档案没有调入单位。她这才意识到,档案在自己手里,而且已经放了整整三年,成了“死档”。单位自然无法调入来自她个人手中的档案。
  其实,只要杨洋的母校盖个章,证实她的身份,对方人事部门一般都会接收档案。但学校人事处以杨洋的家在北京为由拒绝了她的请求。经过多次交涉,杨洋发现校方给出的说法只是一种托词,“学校之所以不肯证明我是他们的学生,就因为我是一名自考生。”
  提起自考生,杨洋十分懊恼。时常淡忘这个尴尬的身份,是因为从“录取”直到毕业,她所经历的种种与统招生看似无甚区别。
  自2007年教育部直属院校停止招收全日制自学考试社会助学脱产班后,自考机构抢生源的情况有所好转。但一些地方院校,尤其是带有自考培训性质的民办学校仍在想法设法利用低分考生想读统招的心理,刻意模糊统招和自考的概念,“引君入瓮”。
  录取通知书上不标明是自考生还是统招生高考只考了289分,杨洋的室友刘鸣娜在知道高考分数后十分焦虑,那段时间每天都在期盼一封来自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8月中旬,刘鸣娜突然收到一封一所民办高校邮寄给她的“录取通知书”,看到专科学历字样和该校的公章,刘鸣娜便下意识地以为这就是通过高考志愿统招录取的通知,尽管她的高考志愿中并没有填写这所院校。
  后来,刘鸣娜回忆起,在高考前的一段时间内,这所院校的招生老师曾经到她所在的高中做过招生宣传,那时她忙着高考复习,并没有放太多心思在这上面。
  杨洋的班长张昕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她所在班级学生的高考分数大多在300分左右,他们在最后关头能收到一份来自北京的录取通知书,更多的是惊喜和兴奋,根本不会想到去甄别和质疑。
  每到暑期,不少民办高校便会在论坛、QQ群中贴出招生信息,并派遣招生办老师去生源地散发录取通知书,而通知书中并没有标明是自考生还是统招生。
  杨洋的同班同学刘齐就是被其中一句“离清华北大近,校园环境好”吸引来的,到了之后发现在地图上离得不算远,但现实中坐车至少需要半个小时。
  其实,在《2008年全国普通高校招生填报志愿指南》上,不少民办高校的确位列国家统招计划之中,只不过对于学校内部的“自考”培训,张昕他们这些刚毕业的高中生很难通过指南查询或通知书上的信息弄清楚个中缘由。
  “这些民办学校的统招计划并不多,学生大多都是自考生。”一位民办高校的招生老师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一所拥有专科层次教育资质且兼有高等教育自学考试本科教育的民办高校中,专科统招的比例大约只能够占到40%乃至更少,剩下的都是自考、成人高考、网络远程教育等计划外招收的学生。
  记者走访了北京一些民办高校。校方称由于不少学生抱怨自考通过率过低,近些年学校自考招生的人数已大大下降。
  早早开学,让学生“交档案”吃“定心丸”
  来民办高校上“自考”的学生,大多是被身边一些“有关系能帮你上学”亲戚朋友介绍来的。杨洋宿舍的另外三个同学分别是被她们的舅舅、大姑和姐姐“忽悠”来的。
  一些民办院校的招生办工作人员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给出的解释是,该校招收计划外学生时对每一个学生都进行了说明,“可以说他们都是自愿的”。
  然而,这种信息在学生这边却无法得到印证。
  直到现在,记者向一些已经毕业的学生了解情况时,还有人以为自己是通过高考志愿即统招进来的,“只不过学的自考的专业”。
  “一不小心,你就成了计划外招生了。”张昕回忆说,学校把自考的教材发给学生之后,还有同学嘀咕,“原来我们是‘自考’啊?”
  张昕的室友刘梅没有这么糊涂。高考拿了500多分,在自考生中是数一数二的高分,因志愿填报失误,刘梅只好先读一所专科学校,又想来北京,亲戚便介绍她来了。由于错过了征集志愿,她一直期待着9月的补录,希望借此进入统招序列。
  遗憾的是,直到补录结束一个星期后,刘梅才从同学口中得知此事。而此前向她承诺会及时告知补录时间的学校老师,也并未对她作过任何解释。
  调剂和补录期间,不少高校都会用类似的方法拖住“求学者”,按照一位招生办老师的说法,只要拖得过调剂和补录时间,等学生把第一学年的学费交了,自考的身份就不再是秘密了。
  杨洋的档案也是在这一过程中流落到自己手中的。按规定校方不负责调取自考生的档案,杨洋对此多少有些了解,但问题恰恰出在这儿,她的班主任在开学后的第二个星期就主动提出让班里的学生“交档案”。学校组织上要档案,杨洋和她的同学们丝毫不觉得奇怪,刚开始她们还挺高兴。
  她们的个人档案还在高中,非组织出面提档谈何容易。“托我父亲和县教育局的关系才把档案弄出来。”张昕对记者说。
  把档案提了出来,班主任那边却没了下文。张昕曾多次向班主任询问,班主任支支吾吾总说再等等。久而久之,调档一事便无疾而终,档案也就一直放在她们自己手上。
  临近毕业,学校给每个学生发了一份档案袋,里面装有“学生学籍登记表”和“毕业生登记表”,并对学生说“这对你们的人生都很重要,一定要保存好不要拆开。”而这份“对人生很重要”的档案依然只能揣在他们自己兜里。
  自考身份无法隐瞒时,就以高通过率和毕业证继续忽悠军训回来后,班上的人知道了自己自考生的身份陆续选择退学或者转校,“有勇气走的都走了”。入学时,张昕班上有60多人,到今年7月毕业时,只剩下34个人,其中大多数还是冲着未知的“自考通过率”而留下的。
  自考毕业证书社会认可度比较高,但通过率却低得惊人,一名自考培训机构的教师告诉记者,她所在机构有自考生500多人,两年内自考科目全部通过的却仅有一人。
  截至今年8月,张昕班上“自考”科目全部通过的仅有一人。第一学期老师对她们说的“学校自考通过率是40%”成了同学间流传的最大的笑话。
  自学考试没能通过,张昕出校门时的身份和一名高中生没什么区别,因为从国家承认的学历来看,她拿到的仅有高中学历。
  然而,当年班主任曾向这些自考生承诺,3年后毕业时,就算自考没通过,也可以拿到一张学校发的“专科毕业证书”,“这对你们在北京就业很有帮助”。
  “大二”之后,张昕和她的同学渐渐感受到自考通过率低、学校给不了她们太多的求职砝码,她们中不少人考虑要退学,班主任就是靠着这张“毕业证”说服她们留下来的。
  张昕向中国青年报记者出示了学校发给她的毕业证书,乍一看和统招生所发的毕业证书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均盖有院校的公章和校长亲笔签名的印记。
  细细对比可以发现,统招生的毕业证书上有“普通高等学校”字样,张昕的则没有;就封皮来看,前者印有“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监制”的字样和国徽,而张昕的印着学校的名字和校徽。
  重要的是,统招生毕业证书上的编号是18位,在中国高等教育学生信息网(学信网)上可以查证确认,而张昕证书上的编号则是她在校用的9位学号,只能在该校教务信息网上查询,这就意味着,张昕的这张“专科毕业证书”是得不到国家认可的。
  “出了校门就没人认了。”张昕的同班同学李薇对记者说,她拿着毕业证去找工作,结果招聘方将她的证书接过来一看就告诉她这是假的,为此她还和对方争执了半天。
  这张学校发的“毕业证书”彻彻底底成了摆设。
  一位民办高校的招生办老师对中国青年报记者说,不少院校采用这种方法来试图证明学生在这所院校接受了三年的高等教育,但学校给自考生发的毕业证书没有在市教委备案,因此在法律上不具备任何效力。
上一条:高考新生在港分享奋斗故事:要抓住每个瞬间 下一条:老师以“高考移民”的名义诈骗30余万元被判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