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新典家教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首页 | 联系方式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手机站

服务类别

联系方式

联系人:方老师
电话:0871-522468
邮箱:wzjinli@sina.com

当前位置:首页 >> 家教新闻 >> 正文

从资深中学生到大学新鲜人

编辑:昆明新典家教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时间:2012/04/02  字号:
摘要:从资深中学生到大学新鲜人
“开学那天父亲送我上学,本以为自己一直在外读书,很习惯一个人,可第二天在正门送他离开的时候,一下子就哭出来。他已经乘车离开,我还很没出息地一路从正门哭回东区,绕过二教,在光华大道上用两只胳膊轮流着抹眼泪。那个时候心里特别害怕,一下子,真的就是我一个人……”复旦大学11706班的小刘在微博上这样记录他和父亲离别时的画面。
  校园不一样了,比中学大上好几倍;上课不一样了,提早赶往教室才能占到好座位;学习不一样了,不再有教辅书的相伴却让人怀念起它们的存在……从“资深中学生”蜕变为“大学新鲜人”,一切都是新的,一切都是陌生的。开学快一个月了,11级新生的“大学养成记”写得怎么样了?
  适应没有教辅的日子清晨五点四十五分,吴匡衡睁开睡眼,一如暑假里保持的习惯。起床,洗漱,然后去学校食堂,要上一碗粥,加上一两个馒头或包子,为一天的自习生活补充第一份能量。
  早餐用毕,他来到第三教学楼3108教室,按心情挑选第一排或者最后一排的座位坐下——这时的3108只有五六个人在自修。吴匡衡翻出高等数学的课本,开始自学。这时的复旦园比往常少了份喧闹,教室里依稀能听到从篮球场上传来“一二三四”的口号声。
  8月末、9月初,大三、大四的学生还在四处奔波、实习,大二的学生正在接受军训,11级的新生刚刚来到校园过着适应性生活,还没有安排具体课程,有大段的自由时间。
  吴匡衡就是复旦大学11级的新生之一。就读于自然科学实验班的他,最近的梦想是在大一取得好成绩,分流时进入自己向往的化学系。
  9月4日,8点半,吴匡衡在自己的人人网主页上刷新了一条状态:“高数第一章终于刷完了”。16条回复中,有13条称他为“学霸”,其中不乏学长们的惊叹。对此,吴匡衡通常是无视的,他觉得自己“物理跟不上,分明是‘学弱’”。
  正式开学后,吴匡衡仍旧保持了提前到自修教室的习惯,不过这回不是来自习,而是来占座——若早晨7点赶不到教室,他就占不到高等数学课第一排的座位。相比高中时大家都有固定座位,大学中固定的教室、流动的学生让新生们感到有些好奇,也有些不适应。
  除了上课,大学的作业也需要新生们去适应。高中时的学习总有相对应的教辅相佐,不少学生就是通过大量操练的办法取得了好成绩。而到了大学,高中的题海战术不再,不少理工科新生感到无所适从。有同学在网上发出“我现在需要一本数学分析课的‘王后雄’或者是‘龙门专题’”的状态,并被广泛转发。
  夜晚,一日上课的奔忙也会延续到寝室。不同于高中住宿时大家任务相当,大学中不同专业的学生同一屋檐下的生活也多有不同。相惠莲是新闻学院11级新生,与她同处一室的姐妹一个是历史系的,两个是医学院的。晚上回到寝室后,相惠莲会看看自己感兴趣的书,而她医科的室友则还在做题。“医学生数理化生都要学,可我们文科生一门都不需要。”在相惠莲隔壁的寝室,也是相同的专业布局,“新闻的同学一个星期都没作业,医学的每天做到12点。”相惠莲们时常会感觉压力很大,觉得自己不学无术……重新做回“小朋友”
  当吴匡衡们踏入自修教室时,11级数学系的孙修远也已起床。清晨,他留在寝室为一些需要脱稿的说辞做准备——晚上的书院团学联要面试,自我介绍在腹中默念;新当选班长的他,下周要主持班级的“破冰”会,串词还在构思;周末,通过自主招生跨过大学门槛的他,还要与学弟学妹们分享经验,思路正在整理……这样多线程的工作,使得孙修远在飞信状态上只留下一个字——“忙”。然而,身附诸多重任的他,在进入大学校园后还是被冠以了一个若干年前曾熟悉的称号——“小朋友”。
  在大学中,高年级的同学总是把新生们称为“小朋友”——来到大学,一切重新开始,一切从头学起。
  身高超过一米七、留着一头大波浪的11级法学院女生汤文佳,尽管从形象上已经相当成熟,且中学时代她就参与过诸多学生工作,并曾在学生组织中身居要职,不过这些都没能使她摆脱“小朋友”的称谓。在大学的书院学生组织面试时,面试官是只高她一级的学长;过关斩将之后,她谋得了一个干事的职位,这意味着她必须从印传单、发传单这些最简单、琐碎的活儿做起。
  来自辽宁的11级学生董怀谨,在高中已经身为学生会秘书长,进了大学,她同样需要面对这些杂活儿,但她并不在意从头做起、从“小朋友”当起,她希望在大学的学生组织中能做更多实事,得到更多锻炼。
  如果说“小朋友”仅仅是新生头顶的虚名,那么初入大学,需要做的选择更会让他们焦头烂额——以复旦大学为例,学生组织有:校级团委、学生会,学院、系所团学联,四大书院团学联,而这些组织旗下宣传部、学术部、组织部、文艺部、平面或电子媒体等部门一应俱全;学生社团则有公益类、运动类、兴趣类、社会类等200余个,每年的招新被戏称为“百团大战”;此外,每个班级还有班委,老乡间有同乡会,老同学间有校友会……这些形形色色的组织,开学初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抢小朋友”。
  来自11级经管实验班的王同学最近经历了各种组织的面试。最多时,一天她要赶四五个场子。不算没有出结果的若干场面试,王同学已经被四个学生组织“录取”。“不知道该舍哪个了。”现在最让她为难的是如何做出选择。对于大学校园中初来乍到的“小朋友们”,做出选择,不如说是做出舍弃。
  “停车学导论”成必修11级的“小朋友”们,给10级新晋升的学长们的感觉是“压力好大”。
  10级的柏天予从大一下半学期就收到学弟学妹的问询——“进大学前要读哪些书?”、“哪些老师给分好?”、“GPA怎么算?”要知道,那些提问的学生当时正处在紧张的高考备考阶段,却已心急火燎地关切起大学生活的林林总总。柏天予这些学长不禁感慨自己“弱爆了”——他们都是来校报到时才关注这些问题的。
  然而,除了压力,新生们还让学长有些不满。
  大学校园大,离不开代步的自行车。学生人数之众令学校的自行车几乎“车满为患”——上下课高峰,校园的小路上甚至会出现自行车堵车现象。
  车多,停车也就成了一个大问题。学生中逐渐形成一些约定俗成的停车原则,如不能挡住路口,后来的车辆不能随意插放在已有的车列中等。但这些“规则”却屡遭新生们挑战:上课时分,光华楼西辅楼门前的车堵住了停车场入口,车与车参差交错,难以取出;午饭时分,旦苑食堂门前,自行车堵住食堂出入口,车头朝向不一,不是平行而是接近垂直……忍无可忍的学长们在BBS上强烈要求学校开设“停车学导论”课。
  而在食的方面,一些11级新生的行为也成了微博上被疯狂转发的热点话题。一些新生在食堂吃过早饭不把垃圾带走,这让老生们很诧异。可能是新生对大学校园的规则制度和生活习惯不太了解,有的则是见其他人没收就走,也随大流了。
  据食堂阿姨介绍,开学前两天,这种现象很普遍,她们都收拾不过来;两三天之后也没有太大改变。她们不得已做了些提醒的牌子放在餐桌上,情况才有所好转。
  小川尧洋是来自日本早稻田大学的交流生。他上课拍照记录PPT上的内容时,相机总是放在胸前,低下头,眼睛斜向下看相机屏幕——这个让自己很不舒服的姿势,却保证了身后同学的视线不受影响。比起他那口生涩的中文,这更能让人感到他的与众不同,也是值得大学新鲜人回味的细节。
上一条:北大自招:中学校长推荐生增特色面试 下一条:高考新生在港分享奋斗故事:要抓住每个瞬间